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淫女教师

淫女教师 - 淫女教师
人物介绍

江美伦 25岁,面貌姣好,魔鬼身材,身兼四所高中的音乐老师。

洪治辉 东园高中校长,美伦之夫,做风独裁,但「性无能」

李彦平 16岁高中生,第一章男主角。

杨修司 17岁高中生,第二章男主角。

曾翔太 16岁高中生,第三章男主角。

马政形 35岁,超强的午夜牛郎。

@以上人物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@

第<1>集

下腹部还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觉。


在旁边的床上,治辉睡得很熟,有骯髒的斑痕出现在头皮上。

整个房间充满老丑的气味,加上没有冷气的关係,空气显得非常的闷热。

美伦对出汗的身体感到不舒服,懒洋洋的起来向楼下的浴室走去。如果在走廊对面的管理员的房间纸门上没有投影,美伦可能就那样走进浴室,可是投影造成的动向引起注意,美伦悄悄向纸门走过去。

灯光的来源是手电筒,光圈很不安定的谣动。

(不会有小偷进来吧……)

觉得有人在里面活动,好像在寻找东西,这一带是别墅地区,听说偶而家里没有人时流浪汉会随便进入,使得美伦产生强烈的不安感。

美伦把口水沾在手指上,插入最靠边的纸门,从小小破洞向里面看的美伦,看到房间展开的光景,吓得几乎要昏倒,反而是有流浪汉或强盗进来,受惊程度会小一点。

管理员夫妇应该是四十多岁,这样的两个人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,在仰的妻子脸上,有倒转方向的丈夫的下腹部附盖在上面,女人把丈夫的阴茎含在嘴里。

「……」

勃起的阴茎塞满妻子的嘴里。而且,丈夫是手拿放大镜,看妻子下腹部的裂缝,用手指拨开有很多鬈毛的阴唇,玩弄可能是有阴核的地方。

美伦遇到做梦也想不到的光景,脸也不由得变红,可是短暂的惊慌过去后,全身产生血液到流般的异常兴奋。和治辉性交未能得到满足,也使得美伦的兴奋更强烈。

在东园高中担任校长的治辉,也以独裁的做风出名,教职员和学生们都很怕他。可是在性生活上面完全没有精神,勉强能达到半勃起的状态。经常都是在爱人也是教师的美伦的嘴里流出几滴精液,就这样单方面的结束。

事后的美伦只有等到治辉入睡,用自己的手指安抚仍在骚痒火热的身体。今晚来到浴室,也想在这里才能毫无顾忌的手淫。可是看到管理员夫妻的不输给年轻人的热情场面,使的下腹部的深处更加骚痒。

现在,睡衣下只穿一件三角裤,不知何时,粉红色的小小三角裤已经紧紧贴在大腿跟的肉缝上。

「这个时候,不知那两个人是不是也在干?妻子从嘴里吐出粗大的阴茎,用沙哑的声音说。


「那还用说吗?就是为了这个目的,才老远的来到这个没有人的别墅。」

「可是那位校长先生能不能像你一样,硬起来有这幺大!」

「这个嘛……对象是年轻的女老师,所以会硬起来吧,看她很老实的样子,想不到也是个淫蕩的女人。」

「你是不是幻想那个女人的阴户,才那幺兴奋啊?」

「你不要胡说了,快继续舔吧!」

「你还说我哪。不要一直那样看,差不多该插进来了……我感到痒痒的……快点啦!」

「你想了吗?」

「早就想了,还不快点!」

就是年轻人也不会这样大胆,彼此舔着对方的性器。唯有这时候,美伦由衷的羡慕管理员夫妇。

丈夫来到妻子分开的大腿间,妻子的身体也许没有生过孩子,比想像的要年轻。丈夫的身体虽然小,但唯有勃起的老二惊人的充满精神,黑红色的龟头高高挺起。

「啊……」美伦看到粗大的肉棍插入肉洞里时,用食指与中指从三角裤的裤角插入自己的火热肉洞里,洞里的阴壁好像等待已久的立刻包围两根手指。

「啊……你……深一点……对了……这样才舒服!」妻子的表情已经兴奋到极点,发出美丽的光泽。

大概这就是这一对夫妻的作风,丈夫以始终不变的节奏,慢慢继续不断的抽插。

不久后妻子的双手抱紧丈夫的腰,「啊……亲爱的!」声音和动作完全与年轻女人相同︰「还要……用力……快啊……」

大概是接近高潮,声音像哭泣。这时候活塞运动也加快,偷看的美伦也清楚地听到两个性器磨擦的声音。


「亲爱的……我要洩了……」

男人发出哼声使身体僵硬时,女人的四肢拚命抱紧男人。

(啊……我也想这样……)美伦深深的这样希望着,用力在自己湿淋淋的肉洞里挖弄。

*** *** ***

星期一的下午三点钟,学校里响起通知最后一节下课的铃声。

美伦留在已经没有学生的音乐教室里,为消除自星期六晚上以来的焦燥感,在钢琴前坐下。

烦燥的心情完全留露于钢琴的旋律中。这种症状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了。这样下去会患精神官能症,其实心里早已有这样的不安。也许这是抛弃那个男人的报应……

二年前的回忆沈重的压在美伦的心上,对黑暗的过去很想早点忘记,但因结果很坏,反而无法忘怀。

*** *** ***

那个时期,美伦有一个叫谢绍宪的男朋友。

绍宪是音乐工作室的会计,个性很温柔,可是缺乏男人的霸气,以他做为情人好像缺少一点什幺东西。可是绍宪是完全地迷上美伦,常常暗示要和她结婚。自从父亲在事业上失败以后,对金钱开始非常执着的美伦,在生活方面也觉得绍宪不是适当的人选。

就在这时候因肺癌而病倒,须要做长期疗养。独生女的美伦,瞒着学校努力去打工。对开设在西门酊的俱乐部虽然有排斥感,但为了父亲的医药费不得不在那种场合弹钢琴。

可是不知何时这件事被校长洪治辉发现,它是定期的对教职员们的生活进行调查。

「你真的那幺需要钱吗?」

「是的,为了父亲。」

「好吧,需要钱我来出,代价是你的身体……」

看在放在眼前的支票,美伦就变成了治辉的爱人。

就在这不久之后,谢绍宪自杀了。美伦自以为和他完全是男朋友的关係,但还是感到心痛。为忘记谢绍宪,对治辉就更积极的投入自己。

半年、一年过去之后,她和治辉的关係没有任何人发现,也愈来愈密切。但在这时,对美伦而言发生了不幸的状况,治辉因为肥胖和糖尿病,阴茎已经无法勃起。可是不能完全勃起和性慾是两回事,反而从性交困难以后,治辉更拚命与她同床。

二个人到週末时,一定会到治辉的别墅见面。如今,这件事对美伦而言,有如入地狱般的痛苦。而且每次这时都会想起绍宪°°他一定在坟墓中嘲笑我,说我活该……

良心上的苛责使精神官能症更严重,必须要赶快找到彻底结决的方法,不然美伦也开始有自杀的倾向。

*** *** ***

(有没有办法摆脱现在的状况?……)最近的美伦甚至于想到,如果能摆脱校长的束缚,就是冒一点危险也愿意。可是美伦的环境不容许她这样做。

父亲的病还是那样拖下去,来自校长的援助,对美伦的生活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二十五岁的年龄,是过去以后结婚就会减少的关口,可是也有很多资格比美伦更老的老师,大学的同学们,也是未婚者多于已婚者。所以美伦三十岁前能过着单身的生活。

美伦开始想,一方面能接受洪校长的庇护,一方面能摆脱现在这种性饥渴状态的方法,这样到最近遇到一件可能会满足性慾的事。

在美伦授课的四所高中里,有一所叫成×高中。

在那里的合唱团有一名很沈默的少年,名字叫李彦平。彦平在团里并不很出色,可是美伦在他的面貌上发现留在回忆中一个年轻人的影子。

美伦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。她在十六岁那年被一个陌生男子强姦,那个男人有点像彦平。那是将近十年前的事,彦平不可能是那个强姦者。

彦平是家中的独生子。彦平没有很好的音乐细胞,藉此理由美伦有好几次个人性的给她指导。

彦平的个性很诚实,甚至有胆小的顷向。不论说什幺都会接受,但对美伦的说明却不太能了解。

「这部分要大声开朗的唱出来!」

「是!」

可是唱出来的声音依旧没改善。

曾经有一次美伦让彦平单独留下来,指导他练习发音。放学后关上窗门的音乐教室中,像蒸气浴一样闷热。

美伦因为受不了那样的热,解开衬衫的第一个钮扣。虽然这是无意做的事,但发觉彦平在练习发音时视线不向那里偷看,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小错误。

事后想起来,美伦对当时自己的心理状况觉的可笑又不可思议。当时发觉后感到慌张,但仍继续让钮扣开在那里。

意识到彦平的火热视线,除难为情以外,还产生一种虐待慾望的满足感,所以要彦平更靠近钢琴站好,故意弯下上身弹钢琴。连自己都看到胸部,雪白的奶罩和少许露出的乳房。

彦平的声音,开始超过美伦要求的高度。

「和我教的不一样。」美伦用严肃的表情不断的要求重覆练习。一面要求一面擦汗,使领口更扩大。

彦平的声音仍是那样。

「你的样子有点不对劲,有什幺问题吗?」这次是高高地翘起二郎腿。

「不,没有……」彦平很明显的对出现在面前的美丽双腿感到狼狈。视线很不自然的不停移动。

「真奇怪……」美伦故意在彦平的身上上下打量。

他的衬衫渗出汗水,只有十七岁,长得很英俊,但有男人的体臭。

美伦在这个时候发觉自己沈溺在虐待狂的快感里。心情有如猫在捉弄不敢动的老鼠。

「没有办法了,这一次就到这里为止吧。」

美伦感到自己的体内无比的火热和骚痒,所以等到彦平离开音乐教室以后,立刻跑到厕所里手淫。

放学后留在学校里手淫是担任教职以来的第一次,明知不可这样,可是手指忍不住地向自己的阴部掉去。

黄昏时走出校门,并没有在每次手淫后感到的虚脱感和不快感,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。甚至有爽快感,身心都感到愉快。这种感受还是第一次……

这时美伦想到,把李彦平当作玩具玩弄,也许能挽救自己脱离经神官能症。

*** *** ***

在这两天的星期二下课后,走向成×高中的美伦,心里好像有什幺很大的期待,脚步显得特别轻快。今天并不是成×高中合唱团全体等待美伦,而是以发音练习的名义约了两名学生见面(彦平为其中之一)。

坐在钢琴前的美伦,先让一个学生做发音练习,约三十分后準他离去,这是有计划的行动。

另一学生就是彦平了,教室中只剩下美伦和彦平,这时彦平显然非常紧张。

美伦一面弹钢琴,一面假装无意的解开衬衫的钮扣,这一次是从一开始就是有意的行为……在这剎那,彦平的声音发生变化。美伦当然立刻听得出来,但故意装出不知道的样子。

今天的目的当然不是练习发音,而另有目的。美伦比平常兴奋,不只是天气闷热的关係。

让彦平做简单的发音练习,同时看彦平的嘴。发觉这种情形的彦平,故意看着天花板发音,因兴奋而红润的脸颊和整齐的牙齿,显得很美。

美伦的视线回到键盘上时,突然紧张的停止动作,正确的说,是惊讶的凝视彦平。成×高中的夏季制服是半衫的白上衣和黑色裤子,裤前异常的隆起。

彦平知道女教师发现他下腹部的异常状况,急忙用双手掩饰隆起部位,做出快要哭的表情低下头。

美伦在这瞬间全身都感到一阵火热,(现在是好时机……)因为事先已有计划,所以美伦的举动才能很自然。

「哟!彦平,你这个人!」美伦故意用开朗的口吻说,彦平的脸更红。

「你不该这样,练习时还胡思乱想。」美伦做一次深呼吸,避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心机,用不在意的口吻说。

「彦平为什幺会变这样!」

彦平用认真的表情看美伦,平时很老实的彦平,做出忿怒的表情。

对这意外的演变,美伦尽量露出笑容。

「因为……老师漂亮……胸部那又露出来……」彦平的锐利视线看着从上衣微微露出的乳房。已经不是先前那种偷看的眼光,有不顾一切的态度。

「啊……我太不小心了,对不起。」美伦好像故意强调乳房的大小,双手插在乳房下方向上抬起,做出媚态看彦平。

她这时候看清楚彦平的裤前仍旧是勃起状态!眼前的年轻男孩,阴茎一直勃起的事实,对近年来只看洪校长性器的美伦而言,是很大的惊奇……

「你怎幺办,就这样勃起的回去吗?」故意用甜美的口吻说,但也发觉自己的音调变了。

「这是……老师不好。」

「为什幺呢?」

「不是吗?这样故意弄给我看。」

「是吗?就算我不小心吧,以后我会注意……不要一直这样高高隆起,这样不好看,快去解决吧!」美伦早已好计算这样的说词,会让少年更兴奋。

美伦还不放鬆,继续说︰「去厕所自己解决,很快就变老实了吧?」


彦平的脸像火烧一样的红润。

「老师!」本来低下头的彦平,抬起头正面看美伦。

美伦自以为很自然的看他,但彦平向美伦逼近一步,美伦觉得裤子里的肉棍在跳动。

「这是老师不好!」彦平突然用强大力量抓住美伦的双肩。

虽然短暂的瞬间,美伦的心理产生恐惧感。可是,在这个阶段很轻易就被暴力姦淫,美伦自己订的计划就会遭到破坏。而且女教师的立场,非常不光荣。

「不错,是我不对,你镇定一点,让老师给你解决吧……你是希望这样。彦平……我知道。老师……会负责的!」

为了不给对方乘虚而入的机会,美伦故意说好多话,确实发生效果。彦平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着美伦,好像在揣测刚才听到的话的真意。

「那是……什幺意思?」

「是老师不好,所以老师跟你弄,这样可以了吧!」温柔的握住彦平的手。

「……」

好像彦平的脸更红了,隆起的裤前像在 动。

美伦坐在椅子上,视线转到彦平的裤子上,然后就在裤子轻轻抚摸隆起的部位。当手掌上感到坚硬的感觉时,美伦有了轻度的目眩。尽量忍耐并装出平静的样子,把裤前的拉炼慢慢的拉下去。

美伦的手指微微颤 ,必须要尽最大努力不让彦平发觉她有这样的期待和已经兴奋。

如果这时彦平大叫︰「老师!不要误会!」不知该怎幺办。如果说︰「老师不要想歪了,我没这个意思!」做为老师就没有辩解的余地,所以不安使她手指颤抖。

可是彦平丝毫没有拒绝的样子,乖乖的看着美伦的手。


「拿你这种孩子真没办法。」美伦狡滑的把责任推给对方,好像自己是被害者一样的看了彦平一眼。

拉炼全部拉下去时,勃起的肉棍连同内裤突显出来。美伦从内裤的开口伸入雪白细嫩的手指,首先摸到耻毛,然后碰到又硬又热的肉棍。

「唔……」仅是如此好像已经受到很大的刺激,彦平的手开始发抖。

「很不容易出来,这东西真大!」

美伦要演出得像大人,但声调显然比平时高很多。

「老师……快一点……」彦平像女孩一样地夹紧大腿扭动身体。仅用手指摸到,就快达到界限。

因为过度膨胀,很不容易从内裤拉出肉棍,美伦急得用力拉,这样一来,肉棍在窄小的空间更激烈磨擦。

「终于出来了!」

从内裤里冒出来的肉棍,已经有超过大男人的样子。

(他的长相是可爱的美少年,但阴茎却这样雄伟……)

惊讶的看时,彦平突然大声说︰「老师!握住!快握住!」

在彦平的要求下,急忙伸手去握肉棍。这时没有任何心理準备,就从脉动动的肉棍前端射出白浊的液体,来不及闪躲,击中上衣的胸口,像涂上一层浆糊。

可是射精一次并没有结束,第二次、第三次的接连射精,毫不可惜的有大量黏液射出,美伦的上衣到处沾满精液,在两个人的身边充满独特罂粟花的味道。

美伦一点办法也没有,只有交互的看着手里的阴茎和身上的精液。最近是只有和洪校长性交,所以对年轻肉棍的魅力感到嚮往。全身像火一样热起来(所谓「慾火焚身」),特别是下体的肉缝里有难耐的骚痒。

美伦现在是看到靠自己的手指绝对无法得到的快乐泉源,不久后才拿起手帕默默地擦拭白色的汙物。可是因为份量实在太多,擦不到一半,手帕就湿淋淋的不能用了。


用携带的纸巾总算解决沾在上衣的部分,可是对眼前委缩的肉棒不能不理,只好用剩下不多的纸巾仔细的擦拭。

在这段时间里,彦平靠在钢琴上,呼吸还没有恢复平静。

「射出来的真多……」为缓和尴尬的气氛,说着无谓的话,美伦想把软化的阴茎推回到内裤里去。

这时候发生突变,软绵绵的阴茎又再慢慢变硬。发现变化后,美伦的手不动了。

阴茎很快变成铁一般的硬。和洪校长在一起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,美伦在惊讶中也有一份感动。(男人在射精以后就结束……)这二年一直受到这种先入为主观念的支配,所以惊讶的程度也特别大。

这时候,彦平开口说话了︰「老师……不要光是手指,让我干吧!」

「什幺?!」

少年的声音像大人一样镇定,射出精液也是射出兴奋,所以年轻的男人射出一次后,反而能镇定的向下一次挑战。可是美伦不了解年轻男人的身体,所以露出疑惑的表情看彦平。

「让我们性交。」

虽然这是淫邪的话,但正大光明的说出来,美伦几乎不加考虑的要点头了。

「你……你说什幺?」虽然立刻这样反问,美伦知道让他逐渐接近的计划,确实是向好的方向进行,也就是逐渐进入……女老师绝不能诱惑学生,但对学生强迫性的态度,只有屈服的模式。

「不能做出超过的事。彦平,对不对?」

美伦的口吻绝不算严厉,不只是温和,甚至有温柔的嫌疑,当然彦平不知道这是女教师的手法。

「不行!我想!这是老师的责任!」

「不是的!老师是听从你无理的要求。我们是师生关係,不可能超出现在的情形,不要让老师难堪!」

美伦一面说一面抓几次上衣汙垢的地方,如何能让彦平看起来她的样子更婀娜多姿,她是充分了解的挑拨行为。

「老师……求求你!」彦平握紧肉棍上下磨擦,那样子完全像小孩子不如意时撒娇的样子。

「做这种事,不乖的孩子。」

美伦假装制止少年淫邪的行为,抱住少年的腰,脸碰到肉棍感到又热又硬。

「你要忍耐,已经结束了。」

美伦一面说一面摇头,所以肉棍和柔软的脸颊磨擦,肉棍更为勃起。

「老师……」彦平用一只手抓住老师摇摆着的头髮,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肉棍,扭动屁股想强迫塞入美伦的嘴里。

「唔……不能这样……不可以……不可以……」

美伦本闭上嘴就可以,可是她却故意说出拒绝的话。这样一来,反而使少年的肉棍进入嘴里。

「不能……不可以……」

然后正如美伦的盘算,完全膨胀的肉棍的一部份,塞入美丽的女老师嘴里。

看到女老师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,彦平的慾火也更强烈。事情演变到如此,就不能中途罢休,如果停下来,说不定会用什幺方式控告,不管怎幺样要达到强奸的程度。

而且有意想不到的发展,使彦平本身吓一跳。他没有想到这幺顺利的就做到让老师吹喇叭。能藉用美丽的音乐老师,也是幢憬的对象江美伦老师的手,已经享受到有如作梦般的快感。现在能更进一步,让老师用她的樱桃小嘴含着他的肉棍。

「啊……老师!好舒服哦!」彦平忍不住叫出来,本能的前后摆动下体。这样一来刺激感更强烈,性感也更高昂。

从女老师的嘴角流出积存在里面的唾液。彦平看到这种样子就想到,能把象徵自己慾望的东西,射在老师的嘴里会多幺爽快。这样的慾望在彦平的心里愈来愈强烈。

「老师……舔吧……好舒服……快用舌头吧……」彦平像撒娇的孩子,用双手抱紧美伦的头,用肉棍拚命地在女老师的嘴里抽插。

(原来还有这样强迫塞入嘴里做活塞运动的方法……)

这样年龄的少年对性的事非常关心,也会吸收。在大人而言没什幺稀奇的口交,对少年来说还是陌生的世界,彦平对自己偶然的构想感到很满意。

可是从开始就有计划的江美伦,是正如下怀。如果女老师诱惑男学生,将会是社会上的一大丑闻,教师的职务就不保了,所以必须採取受到男生胁迫的被害者立场。同时也让学生知道老师是被动的,这样才能保守秘密,现在正形成这种状况。

美伦机乎完美演出受到暴力摧残的可怜女教师的角色。

「哦……」塞满在嘴里的阴茎,随着美伦摆头而向左右摇摆,从阴茎传到大脑,美伦忍不住发出哼声。

美伦看着少年红润的脸,她心里在想︰(看起来你是施暴者,实际上要做我的奴隶……)

美伦克制自己不要把内心的快感表现出来,听从彦平的命令活动舌头。

肉棍更火热,好像快要爆炸的样子,和刺激半天还不勃起的洪校长比较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一面舔一面想起刚才的射精,就突然觉得自己大腿根的蜜洞里一阵火热,而且同时产生身体要溶化的感觉,肉洞里开始湿润。

一面吻着学生的阴茎,一面拚命夹紧大腿,屁股沟正对着椅角扭动,这样能使美伦自己也产生性感。

就在这时候,彦平的身体突然变僵硬,阴茎一阵颤抖,猛烈射出白色液体。

美伦当然不会感到慌张,但做出厌恶的表情,更猛烈摇头,同时她的舌尖好像催促更多的射精,在龟头下方磨擦。

*** *** ***

尽情的射出之后,大概是因为第二次的关係,彦平的呼吸急促,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。

美伦坐在钢琴的椅子上,上身伏在键盘上,肩头不断地颤抖。

如果第三者看到,一定以为她在伤心,而美伦也是有这样的目的,实际上她并没有哭。

(这个男孩会不会照就这样回去?还是……)

美伦的期望当然是后者。如果他回去了,只是被强迫做了屈辱的行为,什幺东西也不会剩下来。

另一方面,彦平因为连续射出两次,感到满足,同时也有一点空虚感。现在这种状况可能不会再有,就觉得做梦都想到的真正性交的机会也会失去,因此产生要干就只有现在的念头。

「老师,对不起。可是,因为老师太有魅力……」

喃喃的说着,站起来来到美伦的背后,拉开披在肩上的头髮,在雪白的颈上轻吻。

「你太狠……太狠了!」美伦做出哀怨的表情,回头看彦平。

看到美伦的眼睛里有泪珠,彦平就用舌头舔,然后把自己的嘴压在还有精液味道的女教师嘴上。美伦用双手做出推开对方的动作,当然她知道这样会增加少年的更多慾望。

果然,彦平拥抱的力量更加强,不停地追逐逃离的美伦的嘴唇。美伦做出挣扎的样子,坐不稳就跌坐在地上。

和女老师的一阵纠缠,使得彦平的阴茎又开始勃起。

美伦好像屈服于少年的体重躺下来。

(啊!又变大了!)从裙上感觉出阴茎的硬度,带着更大的期待感,美伦继续演出被虐待的角色。

彦平从白色上衣上抓住乳房。想挡开这个手时,另一只手立刻潜入裙子里。惟有在时候,美伦用力扭动身体,那是因为不想让少年知道肉洞里已经充满润滑油。

三角裤下面已经被淫水沾湿,因此做女人的羞耻感出现。如果少年说︰「你这样湿淋淋,原来早就想性交。」就无话可说了。

可是美伦真正感到难为情时,反而使少年更认真。难得能进行到这种程度,到最后关头失败的话,过去的苦心都白费。

彦平和一般童男一样,性急的把美伦的身体仰卧过来,像柔道的方法控制女老师上半身的自由,眼睛看不停摇动的屁股。

抓住裙摆慢慢地拉到腰上,立刻看到美丽的……

第<2>集

彦平抓住裙摆慢慢地拉到腰上,立刻看到美丽的双腿,还有夹在中间的粉红色三角裤。

「啊……」彦平忍不住发出感歎声,因为那种样子比他想像的更可爱,也更性感。

採取有如69式的姿势,美伦多少感到呼吸有点困难。在她脸上有少年的下半身,幸好用手掩饰自己的脸,才不致于窒息,但身体已经无法自由活动。

想到少年好奇的眼光正在看她的下体,还是感到难为情。但这时候美伦不能动弹,只有让对方任意摆弄。

这样是没有关係的,也可以说是美伦巧妙安排的结果。可是,被强迫少年射精的关係、对性交的要求,完全出现在下面的肉洞里,这却是不想让少年知道的事。

少年的手像微风一样在大腿的内侧抚摸,另一只手从下腹部拉起裤袜伸入三角裤里。

「不要……」这句话是美伦的真心话,同时也是演技。

彦平的眼睛正在看裤袜拉到大腿上后,在三角裤形成隆起的中心部位。因为是趴在女人的身体上,神秘的洞口就在他的眼下,那里有阴毛包围,形成複杂的形状隆起。

进入三角裤的手碰到阴毛的边缘,除毛髮的感觉外,还有湿润的感觉。


美伦像拒绝似地摇动屁股,实际上那是挑拨的动作。

彦平的手指一旦出来之后,就从裤管到达鼠蹊部。这里是美伦的性感点,美伦在彦平的肚子下发出沈闷的歎气声,不由己的扭动屁股。

彦平把抚摸大腿的手转到屁股上用力拉裤袜,肌肤色的裤袜滑落到小腿上,现在掩饰下体的只剩下三角裤。

彦平的双手立刻进入三角裤里,在腰间形成很大空间,清楚地看到形成漩涡状的阴毛,同时从三角裤下散发出女体的味道。这时候彦平把三角裤和裤袜同时从脚下脱去。

「不要!千万不能这样!」

美伦不能完全随他摆布,做为一个女人必须要说出最小限度的话,但实际上内心是很高兴,因为这样一来她确实是被害者了。

「啊……」

突然在下半身引起电流般的骚痒感,原来是抚摸阴毛的手指滑落到肉洞口,直接碰到已经勃起的阴核。

美伦忍不住扭动雪白的屁股。可是得意忘形的手指,为满足好奇心在阴户上徘徊,企图找出使她发出声音的原因。

这时候彦平的手指很自然的在肉洞口上来回的磨擦,立刻从洞里流出蜜液,彦平也清楚地看到。

女人有性感时,为使阴茎容易插入阴道会湿润--彦平虽然是童男,但究竟是十七岁的男生,从杂誌或朋友那里得来的知识,多少了解女人的身体。彦平在心里十分高兴,将身体恢复到正常姿势。

彦平的下体离开美伦的脸,所以上半身恢复自由,但她没有挣扎。

「你对我这样……太过份了!」用双手 着脸,不停的表演哭泣,知道这样反而更能使彦平的慾火燃烧。

因为已射精此两次,兴奋的程度比较少一点,所以能使彦平更仔细地观察。然后,彦平伸出舌头,在光滑的大腿上舔了一下。女教师的下腹部开始痉挛。这一次把身体放入女人双腿之间,仔细的看湿淋淋的一道肉缝。

(原来这就是折磨我身心的女人的阴户……)


和原来心里想的模样完全不同,靠近洞口的阴毛湿淋淋的,显得特别淫猥。左右两片肉唇,和普通的皮肤颜色不同,是一种暗粉红色,而且给人在呼吸的感觉。从两片肉之间看到有透明液体渗出,他觉得很像从崖壁上自然涌出的泉水。

用右手掌覆盖在全体阴毛上,美伦的屁股也开始颤抖,也听到在她喉咙里发出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声音。

(一定是老师有性感了……)美伦的身体变化,彦平也能理解。

在做一次同样的动作,美伦的身体又颤抖。彦平把手掌压在上面不动,开始详细观察。

阴部受到手掌的压力稍许变形,肉缝扭曲好像会痛的样子,但美伦没有喊出一句痛,只是下腹部起伏不停。

彦平从下腹部慢慢吹气,火热的呼吸碰到某一部分时,屁股就会跳痛一下。一定是在这里隐藏着特别敏感的部分,彦平瞪大眼睛想找出原因,从下腹部看到鼠蹊部,以及屁股。

大概知道他在看,美伦的屁股画起圆圈,同时彦平拇指的根部正好压在阴核上,因此产生刺痛般的快感,使美伦忍不住地摇动屁股。

彦平当然不知道,以手掌心压在肉沟上,向阴毛的方向摸过去。当扭曲的阴户上端受到手掌压迫时,美伦把屁股高高地抬起,发出更大的哼声。

彦平感到奇怪,对每一根阴毛都仔细观察。在阴毛形成的三角地带下面,肉缝开始的部份,有一点肉突出,很像树枝上的新芽,轻轻剥开包围新芽的皮。

「哇……啊……」美伦发出很大的声音,同时全身都僵硬。

(在这里……就是这个……)

充满好奇心的彦平,再一次摸那里。同时看美伦的表情,已经完全变了,用力咬住嘴唇,紧紧闭上眼睛,同时左右摆头。伸直的双腿充满力量,全身都有紧张感。

彦平感到非常高兴,想到自己能使美丽优雅的老师如此混乱,感到非常的兴奋!

(我要使她更舒服……)

彦平的手指再度接近那里时,突然停止,因为他想起老师用嘴舔阴茎时有如麻痺的快感。舔--原以为抚摸和插入就是全部性行为的彦平,有了新的发现。


在阴唇的四周有疏落像汗毛的短毛,看在眼里有说不出的淫靡感。同时的也觉得自己像大人了,现在又和下体赤裸的女孩子在一起,有无比的荣誉感。

(对!现在我们是平等的,不要把她看成是老师,要当她是普通的女人。)

有了这种想法以后,很奇妙的对自己产生信心,大胆的用舌尖舔着肉芽的包皮。

「噢……唔……」

美伦立刻有敏感的反应,她自己都感觉流出大量的蜜汁。从那里产生的骚痒感,像电流一样直达脑髓,全身的慾火完全点燃!

「不要……不要那样……」

用甜美的声音说,但在心里期望更强烈的行为。开始时故意做出扭动屁股的行为,现在是不由己的摇摆屁股。

(老师真的有快感了……)

美伦夸大的反应,对彦平是最好的礼物。听到她嘴里在拒绝,可是看老师的反应,绝不像是讨厌。

而且,美伦又有一个新发现。在阴核或肉片上舔一阵抬起头时,原来密闭的肉缝,像花朵绽放一般,慢慢地向左右分开,甚至于可以看到里面深粉红色的肉壁,从那里流出透明果露,连屁股都湿润了。

充满好奇心的手指,把肉片向左右拉开更大一些。

(啊……这孩子终于看到了……)

最后就算是和彦平性交,自己的这种样子被看到,还是会感到难为情,但同时也有被看的快感。美伦一面享受被看的欢乐,一面为显示做老师的矜持,做出抵抗的样子,慢慢分开双腿。

*** *** ***

可以说彦平完全陷入美丽女教师设下的陷阱。看到老师的双腿逐渐地放鬆力量,就趁机像青蛙一样把双腿分开,这样就能阻止美伦再把双腿闭合,同时另外一只手把阴唇完全分开。

(原来阴户是这幺複杂的……)

彦平原本以为只是单纯的一个洞,所以肉缝的形状,对他来说完全是一个新世界。

十七岁的少年,在阴唇的边缘舔了过去。

「唉呀!」美伦突然发出尖叫声,想把两腿合拢,可是有彦平的身体,所以这样的动作仅止于心里的念头。

这时候彦平看清楚,透明的果汁大量流出。

「老师……舒服了吗?是那样吧……」

对彦平的问题,美伦不能坦诚的点头。并不是怕难为情,但一切都要坦白,还需要勇气。更何况站在被害者立场的人,怎幺能坦白说很舒服。

彦平并没有期待老师会回答。因为自己这样相信,只是高兴的叫出来而已。而且不用问,一定是很舒服的。

肉棍早已恢复活力,而且因为连续射精两次,在心情上不会急躁。更何况现在这种状态,他可以任意处理,因此不会发生拚命猛干的慾望。

彦平现在和十几分钟前判若两人。不仅是精神方面,在肉体方面也变成能让女生痛快哭泣的雄壮小生。彦平为使美丽的江老师欢喜,付出最大努力。不过十七岁的童贞少年,不可能有性技巧,只是拚命的用手指和舌头,也没有脉络和连贯,只是热情的爱抚。

但对被动的美伦却成为痛苦的现实。就是预测该向什幺方向攻击时,常常会失望。自己的希望无法传到对方,自然也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,因为那样就不是被害人了。说出来的剎那就变成共犯,所以现在再迫切的需要,也只有忍耐。

说起来,女人的身体也是很讽刺,这样忍耐的情形,也很具体的表现出来。焦急的程度增加时,爱叶也增加。现在被彦平看到了,就等于是把她的弱点抓到了,她不得不承认「老师很舒服」这句单方面的话。

又硬又粗的阴茎碰到美伦的大腿上。

(啊,希望快点能用这东西把骚痒难耐的阴户撕裂……)

美伦是打从心里这样想。如果能做到的话就用自己的手确实的抓住,塞入已经湿淋淋的身体中心。

「啊,真香!」

彦平发出「啾啾」的声音吸吮爱蜜。那种淫靡的声音,使美伦像处女一样全身都红润。那种很自然的怕羞模样,又使好奇心很强的彦平万分雀跃。

「饶了我吧……不要了……不要了……我不行了。」

美伦连续说出了拒绝的话。听起来她确实是在拒绝,实际上是完全相反。言外之意是摧促那样的行为。可是已经迷上玩弄女体快乐的彦平,自然不能了解言外之意。

美伦本来的意思是这样的︰「饶了我吧……不要使我这幺着急……不行了,已经等不及了!」

如果让彦平听到,不知道他会有什幺样的反应?

这时候的彦平仍旧在美伦的阴户上吸吮、舔食、用手玩弄。

「怎幺办……啊!……太过份了!」

美伦感到焦躁不安,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快乐的漩涡里,疯狂般的颤抖身体。

彦平对女人的这种哀怨模样非常感动。在这剎那,彦平是胜利者,是勇者。

不久后抬起上身的彦平,看一看自己的下体,更增加做男人的信心。

阴茎已经射出过两次,可是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充实、膨胀。全体看起来是黑红色,从前端流出来的露水,发出光亮,垂在下面的肉袋,似乎也陪衬阴茎,使其显得更伟大。向前移动一下,接近阴唇时,女教师用蒙的眼睛看肉棍。

(以前那种难为情的样子到哪里去了?……)

「不要……那样……」美伦伸出一只不安定的手,做出快要哭泣的表情。

美伦看到十七岁少年的阴茎真的吓了一跳。本来用手摸过,也含过在嘴里,可是现在看到的,膨胀到可怕的程度,和洪校长软绵绵的样子比较,真有天壤之别。进入身体之后,一定会变成凶暴,但也一定会把美伦带入天堂。这种想法变成身体的颤抖。

「老师,不用怕。」彦平发出幼稚的笑声。

那样的幼稚和突出的阴茎形成强烈的对比,美伦感到一阵目眩。

「不要害怕,我会温柔一点弄的。」

美伦暧昧的做出拒绝的样子,心里大叫痛快。

(能这样如意地达到目的……太痛快了。)

当阴茎接近肉洞口时,身体是很诚实的,阴唇好像迫不及待地蠕动。如果是一个在行的男人,早已经看出美伦的心意,因为彦平缺乏经验,才不会发现这种情形。

坚硬的前端碰到肉洞口,「啊……」美伦大声叫出来。

彦平当然当做拒绝的样子︰「老师,你乖乖的不要动……」

刚听到这种滑稽的话,突然就有粗大的阴茎塞进来。

美伦拚命的克制自己不要发出甜美的浪声。可是她的脸因为快感而扭曲。在少年的眼里看来,那是痛苦的表情。

等待已久的女教师的阴肉,立刻缠住肉棍,从体内涌出淫液。

彦平不眨眼的凝视男女性器结合的剎那,从来没有看过比这更美妙的光景。

「啊……」彦平发出哼声。

他是动也没动一下,可是阴茎愈来愈被夹紧。不自然的扭动着屁股,虽然愚笨,但还是能看到阴茎进出的样子。

(啊!太棒了……)

女教师肉缝边缘的肉像胶膜一样,阴茎进出时,就会随着起伏,而且抽插的感觉也愈来愈强烈。

(啊……快要出来了……)性感更高涨。

美伦微微张开眼睛偷看彦平。这时候双肘着地的姿势已经不存在,彦平的人完全压在美伦的身上,呼吸急促,屁股还在不自然的扭动。

「老师……我要出来了!」

听到彦平紧张的叫声,美伦也不由得说出真心话︰「不要!」

美伦觉得可惜没有叫出︰「不要射出来!」但这时候彦平的身体开始抽搐,变成僵硬。

火热的子弹打在子宫,唯有这剎那美伦用力挺高屁股。当阴核和彦平的耻骨磨擦时,美伦也升上了天堂,虽然不是那幺完美。

余火还在闷烧,但第一次能有这种程度,应该可以说是成功。

彦平慢慢爬起来,美伦双手 住脸哭泣。彦平当然不会发现她内心有得意的笑容。

「你……用暴力强姦我。」

这个事实需要让彦平确实了解。

「你会做这种事……我告你的话,后果就严重了。」

美伦知道彦平的父亲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,所以也知道她的话很有力量。

果然,彦平发现自己所做所为的严重性,露出恐惧的表情。

(从此以后,他就任我自由摆怖了……嘿嘿!)


美伦尽量忍耐不要笑出来,双手还 着脸继续哭下去。

*** *** ***

很快的一个礼拜过去了……

在和洪校长于旅馆幽会之后,美伦去了位于天母彦平的家,由于明天是星期日,所以佣人已经回家休假了,而彦平的父母则去阳明山的别墅不会回家,家里只有彦平一个人。

第<3>集

话说美伦到了彦平的家……

*** *** ***

自从第一次交媾后,二个人的立场完全巅倒。让彦平知道,他是用暴力强姦的事实后,完全恢复以前的胆小少年,惟有性慾没有变,甚至于自从经验到美伦美妙肉体后,性慾也超过常人。

「因为你做那种事情,我要彻底地报复。」

这就是美伦的说调,而彦平想,这样的报复希望永久的持续下去。

最可怕的是让父亲或社会知道他强姦的事实。不久的将来父亲可能出马竞选国会的议员,丑闻会造成致命伤。可是女教师为了报复,赤裸的来挑战,多少感到奇怪。可是任由女老师摆布,是他愿意做的事。

「现在,转过来。」

美伦进入房里就立刻到浴室,温柔地给彦平洗身体,但这时阴茎已经完全勃起。

彦平在腰上围一条毛巾转向美伦,给他洗肩膀、胸部时,美伦的乳房就在彦平的面前有节奏的摇摆,不想看也会看到丰满的乳房。

第一次交媾时,彦平是大胆地也任意地伸手抚摸女教师的肉体,可是立场颠倒的现在,不容许他任意这样做。


好像刺激上半身一样的洗着,美伦把彦平腰上的毛巾拿掉。

「哇!已经变成这样大了!」故意这样说时,彦平变成快要哭出来的表情。

可是,这以后就做出不知情的样子,洗到下腹部附近时,就把泡泡的海棉交到彦平的手里。

「老师……请摸我的……」彦平发出低沈的声音拉起美伦的手,想放在勃起的东西上,但立刻被无情的甩开。

「随便就变成这样了……要处罚。在老师面前手淫,你不是喜欢手淫吗?每天都这样吧……还不好好回答!」

「是……」

看到彦平温顺的肯定时,美伦也感到一阵心痛。大概就是虐待的喜悦吧!

另一方面,彦平也在享受被虐待的喜悦。命令他做出不想让女人知道的难为情的行为,虽然是很大的耻辱,但也会有不知的快感从下体涌出来。

「还不快点!」

「老师也做给我看嘛!」彦平的声音有一点颤抖。

曾经有一次,美伦为挑逗,在彦平的面前做过手淫,他现在又在希望了。

「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!」拒绝的同时用指尖弹一下阴茎。

少年在剎那发出奇妙的声音说︰「老师!看吧!」就用右手握起勃起的阴茎开始上下搓揉。

美伦露出顽皮的表情看着肉棍的顶点,趁他不注意时稍许分开双腿,随着不是很多的阴毛分开,露出浅粉红色的肉洞口。

「啊……老师!」


彦平的眼睛盯在女教师的大腿根上,女教师的视线凝视龟头的马口。彦平的手指用力把包皮向根部拉下去,就在这剎那有白色的液体喷射出来。

这正是美伦等待的时刻,喷出的东西对着面前的女教师的脸上、乳房上飞过来。

「年轻人真厉害……能射出来这幺多。」用惊讶的口吻说着,把白色的液体洗掉,同时用热水浇在歎气的彦平的阴茎上,美伦本人的下半身早已经湿润。

用这种力量打在子宫上,当然会感到舒服。美伦握住身体靠在浴缸上的彦平的阴茎,从根部慢慢向外挤,留在尿道里的白色液体,滴答滴答流出来。

美伦从来不疏忽这个动作,还特别仔细地重覆几次,因为她知道这样会更刺激年轻的阴茎。

彦平感觉出自己的阴茎又恢复力量,尤其美丽的手指把龟头的包皮拉下时感到最舒服。眼皮下一阵刺痛,肛门也随着收缩,这时候阴茎就开始抬头。

「哎哟……这是什幺……讨厌!」

(啊,老师看不起他了,难为情的要死……可是为什幺还有这样受不了的快感?)

彦平不顾一切地向美伦扑过去。

「不要这样,你无耻……」

女教师严厉的声音,也听不进去了。

「老师……求求你……给我吧!」

女人就算有权力,在力量上还是输给男人,彦平毫不费力地压在美伦妖艳的身上。

「不能这样!你想干什幺?」

虽然说的很严厉,但绝不是美伦的真心话,是藉拒绝来挑拨少年的心。为欲火疯狂的彦平当然不会发觉。

不放鬆这一剎那,把美伦推倒在冰凉的磁砖地上,彦平摇动着膨账的粗大肉棍,拚命的咬住丰满的乳房。

「你真讨厌,太任性了。」

当彦平的手指来到美伦的下体时,假装做出苦闷的样子,用大腿把他的手夹住。在封闭的肉缝上,彦平的手指笨拙的蠕动,其中有几根刺入肉洞里。

「老师,为什幺滑溜溜……为什幺?」

彦平是希望老师能说,期待他的阴茎才会这样湿淋淋,可是狡滑的美伦不可能轻易的说出让彦平高兴的话。

「是舒服了吧……说呀……怎幺样呢?看……黏黏的东西又流出来了。」彦平的手指在阴核到洞口不停的抚摸。

「是啊……你这样欺负我?是会舒服的。」

「果然是这样,我要使老师更舒服。」高兴的说完就把手指拔出去。

(啊!不能这样……)

本来要进入快感里的,对彦平的任性感到气愤。可是看到彦平的身体向下挪动时,美伦慢慢分开双腿,她知道彦平将会趴到那里去。

在见过几次面后,好奇心很旺盛的彦平,好像慢慢学会使女人高兴的要诀。以前只知道拚命地在整个阴核上舔,可是近来是用舌尖在阴核上像扇动空气一样轻轻的扫过去,也学用指甲尖在会阴部到肛门之间骚痒的技术。

美伦分开大腿,等待他施展这些技巧。彦平将脸靠在美伦的大腿根上开始动作。

知道彦平正注视那里,当可爱的手指和舌头开始活动,性感引发出大量的蜜汁,身体在不知不觉中摇动,这种情形看在十七岁少年的眼里,大概觉得特别高兴,不时的问道「舒服吗?」或「怎样弄最高兴呢?」希望他更专心的爱抚。可是对刚失去童贞的少年做那样的要求,大概是太酷了。

(差不多该分手了吧……)

美伦开始考虑结束和彦平的关係。没有特殊的理由,只是对一个男人不想太深入,更何况对方是少年,到了不能挽救的状态就太危险了。假装被害人,适当的享受乐趣后,漂亮的分手,觉得这是最好的方法。

「好棒,像洪水一样!」彦平完全不了解美伦的心,迷上成年女人的肉体。

(不错,你确实很有进步。)

美伦把双腿分开到最大极限,连肛门也露出来,让他看到女人最难为情的姿式。少年的手指捞起流出来的蜜汁,涂在肛门上。

「羞死了……不要在那里。」美伦说着,更用力扭动屁股。

这时候一部份细细的手指推开肛门的黏膜强迫侵入,虽然痛,但和以前有不同的快感。

在洪校长还有力的时候曾试过一次肛交。大概是刺激特别强烈,或和过去完全不同的行为,他太兴奋了,进入肛门之前就洩了。

当时美伦比厌恶感有更强烈的好奇心,可是后来在杂誌上看到一旦习惯肛交以后,肛门就无法缩紧的报导,从此以后就不想尝试,但不表示没有好奇心。美伦想和彦平试一试,而且从女人的直觉也知道,好像彦平也喜欢这样。

「在屁股的洞里,多难为情!」

美伦故意强调屁股的洞。她想这能使彦平注意到肛门性交,再加上扭动的屁股。

「不要动……摸到这里会不舒服吗?」

美伦当然不会说不要,只要彻底的装出难为情的样子。丰满的屁股不停的摇动,彦平确实受到挑拨。

「老师转过去吧。」

「……?」

「我想,那样会看得更清楚。」

「你要我做很可怕的姿式呀?」

做出不得已的表情,用手扶浴缸边缘挺起屁股。美伦很清楚的知道,这是多幺淫蕩的姿式。

(他连洞里面也要看吗?)

屁股的洞也会被看到的羞耻感,使美伦更兴奋。

「唉呀!都集中在一处了。」从身后传来彦平的声音。

美伦忍不住苦笑,他说的没错。记得一次跟几个女教师去喜温泉,其中一个人,因为大家都是女人,心情放鬆的关係吧,以无防备的姿式,从浴池走出去,无意中抬头看到的美伦,发现女人胯下丑陋无比,不由得脸红了。因为从肉洞到肛门的皱纹都看得清楚的关係。

现在的美伦比那种样子更羞耻,採取四脚着地并抬起避股的姿式。而且年轻的异性,露出好奇的眼光在近处注视。

火热的呼吸喷在大腿上,子宫一阵骚痒,下体微微颤抖。

彦平觉得从正后方看女人的性器,一方便觉得丑,另一方面对男人而言,也可以说没有比这个更可爱的景色。彦平伸出长长的舌头,在屁股的沟里舔上去。
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美伦的身体好像患虐疾一样的振动。

「老师……求求你……让我在这里插进去吧!」

彦平这样哀求的地点,美伦当然知道是肛门,可是假装做出不知道的样子。彦平完全迷上肛门,即便是拒绝,也是会强迫的插进来。

彦平採取半蹲的姿势。像小蕃茄的龟头,放在阴唇上磨擦。女教师的大腿根好像很舒服的颤动一下。确定龟头上已经沾满蜜汁以后,顺着屁股沟慢慢向上移动,紫红色的会阴部,像龟头的轨道一样延伸上去。

几次从肉洞口沾上蜜汁,经过会阴部送到肛门附近时,在龟头感到一阵麻痺感。有这种麻痺感,美伦也一样。

彦平的手指在肛门四周用力拉动皮肤,肛门变形,龟头顶在肛门上。

「不要这样。」美伦假装做出拒绝的样子,但她的声音带着甜美的余韵。

「呜……」在拒绝之后立刻产生痛感,美伦知道龟头已经进入肛门里。

彦平注视完全不同的世界,那种表情好像看别人在性交,可是从肉棍确实传来很大快感。

向前推,阴茎没入,美伦发出尖叫声。但她相信经过这样的痛苦以后,就会有另外一个快乐世界。

(彦平,这是和你最后一次性交,所以慢慢享受吧……)

抓住浴缸边缘的手开始颤抖。

「老师,进去了……啊!不行了!」

从远处传来彦平的哀怨声,火热的水柱冲向直肠。这时候在一片晚霞中展开陌生的世界。

~The End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