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淫母2

    时间:2020-04-21 22:07:02

    看了隆之的录影带后,美代子脱掉下半身的裤子,用指尖淫乱的抚弄自己的下半身

    自从第一次看过后,越来越想再看变态的录影带,于是她跑来隆之的房间,偷看他的录影带。

    画面上的女主角出现了,美女的衣服被剥开,全身裸露的被绑着。手肘绑在椅子的扶手上,双脚也被绑在椅角上,成一个M字型,两脚开开的,整个阴部呈现在男主角的眼前。

    男主角一手抓着女体的乳头,一手狂乱的摸女体的阴部,用猥亵的言语跟女主角说话。

    「你没有我来满足你,是不行的,你这个变态的女人,你最喜欢人家绑住你了」

    男人说着,他勾弄了女人的蜜汁后,将手指放在女主角的鼻子前面要她也闻一闻。

    「不要!不要!」

    「快一点!这是你自己的味道,你闻一闻。」

    男人在女人湿润的部位摸了一下,然后又叫女人闻闻看。

    美代子很专心的盯着画面。

    「不要!不要!」

    美代子陷入幻想中,发出与女主角同步的声音。

    「这是你自己的汁液,你想不想吸啊!想不想吸?想不想我吸?」

    「吸吧!快点!求求你!吸吧!」

    女人被绑在椅子上,身体不能够自由活动,男人尽情的玩弄着她。

    「想要吗?想要就快叫啊!」

    「哦....求求你,我好想要,快舔吧!」

    「这幺想要人家舔?」

    「求你,快舔我的阴部。」

    「从前面还是后面?」

    「都可以。」

    「前面都流出蜜汁了。」

    「是,是呀....」

    「哦....」

    男人屈着身体,将自己的脸贴进女人的股间,嘴巴压着女人的阴道口,啧!啧!的吸吮着。

    「呜....」

    女人呜咽的叫着。

    美代子觉得女人的阴部被吸吮的感觉,就像是在吸吮着自己的。

    「啊!」

    美代子陷入错觉中,手指搓着自己的阴道,死命的动着,觉得太兴奋了,她呻吟了起来,与画面中的女人呜咽声重合在一起。

    「喔!」

    整个屋子响起了淫浪声。

    「呜....哦....啊....」

    美代子大声的呻吟着,忘我而陶醉。

    「妈!」

    「啊....」

    「我帮你吸。」

    「吸....吸....」

    美代子恍惚了。

    美代子张开了眼睛,却是自己的儿子隆之。但是太迟了,隆之看着母亲的阴部。

    「哦!不行!」

    美代子叫着。

    「哦....好棒啊!快吸!用力的吸!」

    画面中的女主角叫着。

    「啊!隆之!不可以!不可以!」

    美代子反抗着。

    画面中的女人被绑在椅上,脚呈M字型,此时的美代子坐在椅子上,与录影带中的女人一样。

    隆之紧压着美代子的手 ,无视于美代子的抵抗,在她湿润的阴部拚命的吸吮着。画面中的女人呻吟了起来。

    「呜....哦....」

    美代子呜咽着。

    「不可以!不!不要!」

    美代子的两手拚命的抓着隆之的头髮。

    画面中的男人卑劣的说:

    「好棒的阴部!吸起来好舒服哦!怎幺样?吸出了好多的蜜汁,这样吸,可以吗?」

    「....哦....好棒....」

    画面中的女人呻吟了起来,就好像母亲的回应。隆之啾啾的吸吮着母亲的阴部。

    「呼!呼!....」

    美代子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哈着气。

   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快感了,美代子贪求着快感,儿子贪婪的吸吮着母亲的花蕊。她过敏的阴核被儿子柔软的唇吸着,美代子觉得怒涛涌了上来,快被漩涡吞没了。

    「喔....」

    美代子急切的需要享受着飞上天空的快感,她的两手插进隆之的头髮里。

    「妈!怎幺样?我这样做你喜欢吗?」

    听着儿子说的话,美代子才想到儿子狂乱的吸吮自己的阴部,真想钻进地洞里。

    美代子张着嘴,不知该说些什幺。

    「....」

    对于自己差点溺死在性爱的高潮中,觉得好羞耻。

    隆之伸出舌头说:

    「妈,你的阴部流出了好多水。」

    「呜呜呜....」

    美代子整个人快崩溃了哭起来。

    隆之抚摸妈妈的额头,很近的在她耳边说:

    「没关係嘛!只要妈妈舒服就好了,有什幺关係呢!」

    「....不可以的。」

    「没关係的。我刚才看妈妈在偷看这支录影带,你一定很需要的。」

    美代子看着儿子的脸。

    「妈妈!我会帮你选一些更好看的录影带。来慰劳你这幺辛苦的养育我,好不好?」

    隆之坦然的说着。

    美代子一直摇着头说:

    「不行!不行....」

    「为什幺不行呢?我是要让妈妈快乐的,我这幺做是为了感谢你,报答你的恩情。」

    「不可以,怎幺可以这样的呢!」

    「我已经决定了,我是妈妈的人,所以妈妈也是我的人。」

    「乱讲。」

    美代子毫不思索打了隆之的脸颊。

    隆之抚着脸颊,呆呆的站着,于是美代子从隆之的房间逃了出来。

    经过了这一次的冲击,虽然是很快乐,也达到了自己的性满足,但是一想到了儿子,美代子很痛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