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名媛圈 1-7

    时间:2020-04-21 21:59:09

   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-7-21 08:40 编辑
     一、女神的眼泪

      「朵兮,你累幺?累了就休息一会儿。」我靠着紫色的布艺床头,张开着我
    健壮的双腿,低头看着在我双腿间用小嘴为我苦苦耕耘的女友朵兮,竟起了怜悯
    之心。

      朵兮双手已经累得瘫软无力,只能用小嘴香舌为我吸吮,偶尔攒足了力气用
    纤细的玉手握起我粗大的鸡巴快速撸几下。

      「宇哥,我一定——一定得让你射出来,好好爽一回。你集中精力,感觉别
    断。」朵兮说话已明显没有了太多力气。

      「你喜欢我的大鸡巴吗?」

      朵兮用舌头在我龟头上画着圈圈,然后用嘴继续包裹住,用力往下咽,同时
    点点头。

      我精神又来了,坐起来,一把把朵兮翻过身,双手提住她细长白嫩的双腿,
    腰用力一挺,将鸡巴连根没入了朵兮水汪汪的小蜜穴里。朵兮「啊」的一声,随
    后尽是求饶的叫喊、呻吟。我也不顾她的哭喊,在她红肿的小穴里肆意驰骋,时
    不时捏捏她坚挺的乳房。

      「啊!啊!啊!——又要来了!宇哥,我的小穴被你操烂了!」

      我感觉朵兮的双腿一阵抽搐,我拔出鸡巴,小穴里往外渗出晶莹的水花。我
    发了疯一样,将头埋在了朵兮的小穴边,用力舔吸了一阵,发现朵兮的逼红肿得
    厉害,肿得老高了。突然,我停下了。因为我感觉有些不对——怎幺不叫了?

      「朵兮!朵兮!」朵兮昏了过去,我吓得赶紧给她压了压心肺複苏,这时,
    朵兮醒来了。

      「吓死我了,小骚货,你都被我操晕了!」

      「宇哥,再操我,快,赶紧来操我,射出来,我求你射出来吧!」朵兮虚弱
    得喊道。

      我心疼得说到:「朵兮,我们上午10点多开的房,一直弄到了天黑,午饭、
    晚饭都没吃,你得吃点东西啊。再说,你这个状态,都被我操晕了,我哪还敢放
    开了玩?」这时我挺着毫无精意的大鸡巴,得意的笑道。

      然而,朵兮眼中失去了神采,汪汪的流出眼泪来。

      「朵兮,怎幺了?」

      「宇哥,我爱你,无论什幺时候,你要记住,我爱的只有你。」

      「然后呢?」

      「你去给我买点晚餐吧,随便什幺都行,我动不了了。」

      我点头答应,穿好衣服,就出门了买晚餐了。

      当我回来的时候,撕破的情趣内衣还是一地,床单上、地毯上还是湿漉漉的
    一大片,然而朵兮已经不再房中了。我给她打手机、微信,都没有回应。

      回头想想,今天朵兮确实也有点反常,今天她穿的很漂亮,做爱很主动,从
    前操弄了两个小时,她就求饶了,从来没有像今天弄了足足六个小时,外加舔弄
    了一个小时,甚至还不甘心,非要我射给她。

      也许是我平时射给她太少了吧。

      这时,微信响了,是她闺蜜柳文心。

      「朵兮没事,她不舒服,我带她走了。你也太厉害了。」

      我回了个鬼脸,得意地笑了。

      我叫王宇,生在北京,长在北京,去年刚从公安大毕业,大三的时候泡了个
    邻校中央民族大学大一的学妹,便是我的女友,魏朵兮。中央民族大学美女如云,
    朵兮依然是最亮眼的一个。同学们都认可她是民族舞系的系花。她身高有170 ,
    体重50,体型虽然偏瘦,但在我的精心揉搓下,胸在去年已经达到c 罩杯,非常
    坚挺傲人。再加上她从小学舞蹈,身体柔软,气质优美,是大众情人,无数男生
    日夜意淫的女神。然而就是这样的女神,刚入校时因为我见义勇为,在公交车上
    帮她暴打两个小流氓,从此就成为了她心中的英雄。

      不过我不是英雄。

      我学习不努力,在校不刻苦,大学期间为一两件乐事就是操朵兮和健身。我
    家境一般,不求大富大贵,所以毕业后在学校附近开的健身房当教练。练的一身
    好身材。加上我长相英俊,个头足有186 ,所以顺手与周围的学生妹打个炮也是
    常有的。但质量基本上没有能与我家朵兮相提并论的,所以我没有太在意过。然
    而,他们都说我是天生的AV男优的料,鸡巴又粗又长,又挺又硬,持久力相当长,
    基本上我不想射,不管多幺漂亮的小妞,操弄多久,我都不会射。我一直引以为
    傲。

      过了一个星期,我想朵兮应该休息的差不多了,是该交流一下感情了,于是
    给她发了个视频连接,响了几下就接通了,然而——「啊——啊——」朵兮在呻
    吟。

      画面上,朵兮在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操弄着,那个男人高声说道:「朵兮,跟
    他把话说明白了吧!」

      被肉棍操弄着的朵兮压着阵阵快感说道:「宇哥——啊——,我们分手吧!」

      「这是他妈的谁啊!我操你妈!敢操我老婆!」

      突然我发现朵兮的表情并不痛苦,反而很享受,很顺从!我痛苦着问道:
    「为什幺?你不是爱我吗?」

      「我爱你的大鸡巴,但不爱你给我的未来。」朵兮依然在呻吟,一声浪过一
    声。「操我的这个男人是我的新男友,他爸爸是全国商业集团50强之一,身价过
    百亿,他能给我一个我想要的未来,而你呢?啊——啊——别停,别停,再用力!」

      我的心像针扎一样,但与人视频如在人面前,我不能流泪。

      「你是不是被胁迫的!你现在人在哪里?」我喊道!

      这时手机被他身后的男人拿了过来,他把朵兮的头稍稍向下一按,朵兮就去
    顺势给那个男人含起了鸡巴。

      「你是谁?」那个男人带着口罩,但从外形来看应该是个小男生,发型非常
    时尚,皮肤白皙。

      「这位大哥,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现在是我在操着朵兮。我很感谢你把
    朵兮调教得这幺乖巧,我很满意。你也不用找我们,我们在国外享受一段甜蜜的
    旅行。你们两个从今天起,就分手吧,象你这种穷小子,不配享用女神!哈哈!」

      「你抢了我的女朋友,居然还他妈骂我穷?」我的愤怒很无力。

      「喜欢看我操朵兮吗?」那小子把手机往下移,自己躺下去,正好拍着朵兮
    为他舔阴囊。朵兮一脸的陶醉,小嘴时而吸吮,时而伸出滑溜的小舌一寸寸的舔
    食他的阴囊。

      「噢噢!」那个男的兴奋得笑着:「再往下!」

      朵兮伸出的香舌像一个湿滑的小泥鳅,轻轻地舔触着对方的屁眼,甚至还要
    用舌头使劲地往他屁眼里鉆。

      「王宇,你也很喜欢这个吧!我第一次被这朵兮这幺伺候时,也吃了一惊,
    没想到外表高冷纯情的民族大学校花,居然口味这幺重。不过我喜欢!哈哈!」

      这时,我能隐约看到朵兮的睫毛上氤氲泛着泪花。

      「朵兮,你还是爱我的对吗?你说过你无论什幺时候都爱我!你回来吧,我
    们一起奋斗,让我给你一个美好未来!」

      朵兮没有说话,还在忘情的舔着那个男人的屁眼儿。

      「朵兮,你是不是被胁迫的!你告诉我!我帮你,我有一堆哥们,我们不怕
    他!」

      「哈哈哈!」那个男的又说话了,「这幺喜欢看我们俩做爱吗?那好,这几
    天,我多发给你几个视频好了,但是,这绝色美人儿,你永远草不到了!太可惜
    啦!哈哈!」

      朵兮温柔的哼了一声坐起身来,趴下去,轻声说了一句:「操我——」

      那个男的站起身来,镜头在朵兮的面前滑过。我受不了了,挂了视频,最后
    一个画面,我看到了朵兮甜美的面庞上,淌着几滴清亮的眼泪。



                 二、昏昏噩噩的日子

      挂了电话,这才下午两点,我的心是那幺疼痛。我一步一步没有方向的走着,
    不知道从哪里来,也不知道要去哪里,脑子一片空白。当我停下脚步,我发现到
    了我在健身房附近和阿健一起租的房子。

      阿健叫何健,是个北漂的帅小伙,与我是同事关系,他是游泳教练,当我器
    材这里需要人顶班,一般我会找他,所以算是我的死党之一。他身材修长,长相
    英俊,家在银川经营药材生意,是他自己向往大城市生活,所以跑来北京,在银
    川算是个富二代,但在北京,就是个打工的。

      我把钥匙插进钥匙孔的那一瞬间,就听见了里面阿健的喘气声和女人的娇吟
    声。

      「这小子又带女孩子回家了。」我暗骂了一声,开门进去,只见何健在客厅
    沙发上熊抱着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孩子,女孩子呻吟不断,声音狐媚娇软,酥麻麻
    的。

      何健见了我没有停下来,只说了句:「你不是和朵兮开放去了吗,怎幺这幺
    快回来了?」

      女孩儿看到竟然有一个陌生人推门进来,也没有什幺不好意思,只是听叫声
    有些收敛。

      我心情很差,没有回答,只是走进自己的卧室,瘫倒在床上,大脑还是不住
    的想着朵兮。

      不一会儿,何健和女孩儿的叫声又响了起来,一波高过一波,只听何健一声
    低吼,应该是射了。

      「健哥,再来一发呀?」

      「小媛,哥这都三发了,还没把你餵饱啊。」

      「正带劲呢。」女孩儿笑着说:「我再帮你舔硬了,再来呀。嘻嘻——」

      阿健一听窜了起来,说道:「小狐媚子,我是真不行了,你要是真想,去磨
    磨我那兄弟,他床上功夫可厉害了。」

      「健哥,我可是你女朋友,你那能让别人弄我呢?」女孩儿笑着说。

      看这妩媚的笑,阿健就明白了。「你也想吧,我给我问问我那哥们啊。」

      这时阿健推门进来,我转过身去。阿健趴到我身后,说道:「这小妮子可是
    北师範的高材生,绝对千里挑一,不操白不操。我是败下阵来了,你得给我涨涨
    面子啊!」

      我闭着眼睛说道:「我心情差,不操。」

      阿健说道:「又吵架啦?那你就得发泄一下不满情绪!」

      这时,我感觉到裤子的拉链被轻轻地拉开了,有只小手鉆进了我的内裤,把
    我的大鸡巴拎了出来,随后一股热气喷在了上面,接着一张温润的小口已经把它
    含在了嘴里。

      「介绍一下,这是你现任弟妹:田媛!」何健在我耳边嘿嘿地笑道。

      我擡头看了一眼,这小妹子身材不算修长,但一张小巧的娃娃脸精致可爱,
    三分清纯,七分妩媚,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瞇瞇的看着我,一头乌黑的头发烫了点
    小卷,衬着她十分洋气。再往下看,一对浑圆的大奶雪白一片。

      「我操,童颜巨乳!」

      我情不自禁的用手去托这一对至少是E 杯的大奶,发现并不僵硬,是他妈真
    的!乳盘很阔,所以胸多大都不显垂。

      田媛顺着我托她胸的手劲,擡起身来,果然一对巨乳浑圆而坚挺。难得的是,
    奶头偏小,乳晕适中,据说这样的胸,绝对是万里挑一。

      「哥哥也喜欢我的胸对不对?」田媛用手往上托了托,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
    自己的左胸,对我眨眨眼,笑道:「只要您这位大将军表现好,她们就是你的,
    嘻嘻——」

      说着,用小手撸了撸我的鸡巴,俯身下去又开始给我舔弄起来。

      阿健脸上没有丝毫不悦,反倒十分兴奋,笑道:「我家小媛可爱吧,兄弟,
    今天下午就看你的表现啦!」随后阿健又奸笑道:「小媛可是给你享用了,你家
    的朵兮哪天也得借我弄弄噢。」

      说到朵兮,我的心一紧,瞪了阿健一眼。

      这时田媛为我解开了皮带,巧妙地把握的裤子褪下,突出了我粗大的鸡巴。

      阿健笑道:「不急不急,慢慢来,反正你得帮我。再说了,我家小媛可不比
    朵兮差到哪里去,就技术而言,可是高出一大截呢!」

      我猛然想起了朵兮为他那小男友毒龙的场景,便一手抓起田媛的头发,同时
    双腿往上一蹬,挺出了屁股,将田媛精致的小脸压在了我的屁眼儿上,使劲按了
    下去。

      我用命令式的口气对田媛说道:「给我舔!仔细的舔!」

      这小妮子居然像打了鸡血一样,疯狂的为我舔吸,技术果然要比朵兮要好很
    多。她用力掰开我的肛门,滑溜的小舌像一条温暖的鱼,不断沖击着我的屁眼儿。
    我来了劲儿,窜起来,一把把他推倒,然后两手一用力又把她勾回来,将她湿漉
    漉的小穴压在了我的大鸡巴上。我搂着她的腰,发现她的腰很细,腹部并无多少
    赘肉,反倒是有点两条人鱼线,竟然还是个健身达人,难怪胸这幺挺,屁股这幺
    有肉感,翘翘的,不知道练了多少深蹲。

      田媛门哼一声,鸡巴挺进了三分之二,感觉像是到头了。这小丫头竟然咬着
    牙,往下用力一坐,小穴把我的鸡巴全部包住了。

      「啊!好大的鸡巴,第一次这幺深!顶到我的花心了!哥哥好厉害!先别动,
    让我来——」

      田媛用手撑着我的腹肌,缓缓地擡了擡屁股,开始自己动。也不知道这小丫
    头试过了多少男人的鸡巴,竟然能自己一擡一压,频率由慢到快,打出了啪啪啪
    的声响!

      「啊!哥哥——好大,好撑——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」

      阿健在旁边嘿嘿直笑,说道:「不错吧,换你的朵兮绝对不亏!」

      我心里暗骂:这小子把新泡上的极品妹子主动给我,就是要跟我换朵兮玩!
    想得美!

      田媛突然感觉像没了力气,腿根部抽搐起来,趴在了我的身上,一双大乳贴
    在了我胸前。我战欲正盛,那肯放过她,托起她的屁股,摆在一个固定高度,双
    腿微屈,腿部、腰部一起用力,飞快的打起桩来。

      「啪啪啪——啪啪啪——」

      「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哥哥好厉害!操我!操我!操死我吧!好爽!」

      这时我把被人戴了绿帽子的火气全发泄在了田媛身上,一下一下毫不怜香惜
    玉。只见田媛双目微睁,表情淫蕩,口水四溢,完全沈浸在快感当中。

     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,一条微信。

      阿健把我的手机拿过来,他知道我的手机密码,打开惊呼道:「操!可以啊,
    朵兮给你发了段你俩的性爱视频!」

      阿健赶紧脱下裤子,对着就要手瘾,突然又惊叫道:「这尼玛!这尼玛操她
    的不是你啊!什幺情况!??」

      我操的正猛,回了一句:「我俩分手了!」

      「啊!」阿健骂道:「你他妈不早说,小媛白给你操了!」

      这时田媛双腿一瞪,双手一撑,站起身来,小穴中的淫水哗啦啦的喷在了我
    的胸前!

      「啊!高——高——高潮了!」

      我又把田媛按在身下,提枪压下,田媛不住的呻吟,没插到百下,又是一通
    狂喷。我又示意她背过身去,拉着她的手,从后面操弄着她,这个姿势田媛似乎
    轻车熟路,但捅了几百下,又是不行了。

      田媛转过身来,为我口交,以为我应该到位了,又撸又吮,但是我依然抱起
    她,在床边支起她的一条腿,从后面操弄起来。

      「啊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啊!!————哥哥!我真的不行了!啊——!我
    给你舔射好不好!别操了——插烂了!啊————啊——————」

      慢慢的我听到田媛的叫声,已经不再享受,而是痛苦,忽然想起朵兮那天跟
    我操了6 个小时,那幺痛苦,都被我操晕了,还是要让我操,想让我射给她,她
    是想给我最后一次美好回忆吗?

      我想到这里,慢慢停了下来。

      田媛一头瘫在床上,起不来了。

      我用手撸着我的鸡巴,闭上眼睛,想着朵兮,想着操她的每一个细节。快速
    的撸了很久,这时一张小嘴也来帮我,我加了把劲,撸了不知有多久,一股浓浓
    的精液射了出来。

      田媛张开了嘴,接住了我的精液,在舌尖把玩了一会儿,吞了下去,甜甜的
    笑了。

      「哥哥,你是我见过的最神武的男人了!」

      阿健此时去给我们买晚饭了,田媛赤身裸体依偎在我怀里,手指在我乳头上
    打着转:「哥哥,你叫什幺?」

      我没说话。

      「哥哥,小媛做你的女朋友吧。」

      「那阿健怎幺办?」

      「我伺候你们两个,包你们不寂寞。」田媛顿了顿,又说:「不过你俩得错
    开,要不我得几天下不来床了。」

      田媛撅着嘴,撒着娇。

      我说:「我刚失恋,还不想找女朋友。」

      「那我不做你女朋友,做个炮友,做个贴心的小性奴怎幺样?」

      我没有说话。只是拿起手机,打开微信,看了看朵兮发给我的视频。

      第一段视频,朵兮张开了她的大长腿,成一字马,在上面,被人操弄。柔软
    的腰肢被人扭来扭去,翘臀上印了几个手掌红印,呻吟的声音享受极了。

      紧接着,又一段视频发来了,我打开时傻了眼。

      朵兮一字马的双腿下,一个火棍在抽插,一旁竟然还有一个小子伸出了鸡巴
    往朵兮嘴边送。朵兮来者不拒,乖乖的吞了进去。摄像机旁又有一个男人哈哈大
    笑起来,镜头开始移动,给了朵兮精致的小脸一个特写。

      「嘴边的乳白色,是另一个男人的吗?」

      我忍不住,眼泪瞬间淌出。

      「操你妈的!这他妈是几个人啊!」

      然而我却不知道应该骂谁。